首页  »  职业制服  »  小护士的工作日记
小护士的工作日记

(1)小护士的工作日记:

卫教通知单【产后病房宝贝教室 卫教通知单】

亲爱的妈妈、爸爸,您好,本院将于10月22日在地下会议厅举办‘疼惜老婆——新手爸爸须知讲座’,内容丰富有趣,包含项目如下:

(1)关怀-产妇不适症状介绍

(2)行动-伴侣该如何协助*参与本活动会赠送:

本院编写精美之产后卫教手册一本xx牌婴幼儿纱布手帕一条为保障产妇之权益,本活动限定待产或产后男性伴侣参加,进行期间本院会有专业人员于病房中协助、指导(待)产妇如何进行母婴同室,以促进亲子关系之建立。

“老公∼∼你就去嘛∼∼”

刚剖腹产完第二天的李太太满脸兴奋,手中拿着方才护理人员来换药时发的传单,那神情很明显的就是受到“名牌婴儿手帕”

的吸引,不断地催促、怂恿坐在床边的李先生。“麻烦……这上面写新手爸爸耶!你又不是生第一胎了!”

李先生的语气神情显得既是无聊又是无奈。“可是生老大的时候你根本什么都没做啊!”

这下原本满脸笑意的李太太可火了,立眉嗔目加河东狮吼,若不是病房隔音好肯定整层楼都听得到,但还是苦了同房的隔壁床。“……好啦,去就去。”

自知理亏的李先生摸摸鼻子,随意将传单揉塞手中。胡桃色木纹塑合板材质的长桌并在一块,一个接着一个的排列成“ㄇ”

字型,内圈有个独立的像是讲桌似的柜子,外围则摆放著一张张白色烤漆银色脚架的塑胶椅。会议厅内座无虚席、人声鼎沸,至少有四、五十个各型各色的男人坐在上头,他们唯一的共通点就是满脸不爽,像是被人倒会欠了好几千万似的。“李先生你也来啦?”

皱眉苦笑打招呼的,是隔壁床的老赵,听说是花大钱娶了个外籍新娘,老来得子乐得很,但还是觉得“听课”

很麻烦。“唉∼∼没办法啊。不来,我家那个黄脸婆就结屎脸。”

“彼此彼此啦。”

随着会议厅大门的开启,场内此起彼落的抱怨声逐渐消退。一位穿着护士装及红色针织衫外袍的女人走了进来,看起来应该有点年纪,但又猜不出到底几岁,所谓“徐娘半老,风韵犹存”

或许就是这样子吧?被衣料包覆的肉体稍显丰腴却不失曲线,该凸的凸,该凹的凹,特别是那紧紧贴合在臀部上的那种感觉,让不少喜好此道的男人用力吞了几口唾沫,就怕不小心会滴到桌面。“很高兴各位先生来参加这次的卫教讲座,”

女人推了推眼镜,翻了翻手稿,又继续说道:“那现在活动马上开始,请各位以两人一组的方式,坐得靠近一点以方便活动进行。”

干!该不会要我把男人当“产妇版安妮”

来练习吧!?李先生心中不断抱怨怒骂,但还是认命,把椅子稍作调整跟老赵坐近。“那……咳!负责卫教的可以进来了。”

女人故作姿态的轻咳,此时,方才阖上的会议厅大门又被开启,厅内瞬间静得像是掉跟针都能听见。十几位看来只有二十出头,穿着裙装护士服的年轻女子鱼贯而入,不同于平常在病房看到绑着包包头或是马尾又带着口罩,那种一脸正经的护士小姐,每个进入会议室的似乎经过严格筛选,身材各个秾纤合度,略施脂粉的俏脸上带着些许羞红,最为难得的是,各个都长发披肩,不似平常那样难以靠近,增添了几许娇柔妩媚。“两位爸爸好,我是今天负责协助两位的护士,我姓吴。”

其中一位有着灵活大眼的年轻护士走进李先生跟老赵,灵巧地坐上两人间的桌面,动作虽然轻盈,像是跳上去似的,但那护士服下充满弹性的摇晃显而易见,还有那与众不同的浅浅两点,若有似无在白色的布料下耸立著。李先生忍不住瞪大双眼,虽然怀疑眼前的美人儿应该没穿内衣,只是一对上吴护士那双勾人的凤眼,就忍不住别开视线,深怕让陌生的小姐觉得自己不礼貌。只是别过头去,看到老赵,也是两眼发直呆愣的望着“重点”

猛瞧。“各位请注意!”

李先生瞬间回神,原来是中间的女人在说话。“产后妇女因为胀奶的关系,常常会有乳房疼痛的问题,”

女人说著,左手拿掉眼镜、解开发髻,右手敏捷的解开颈部的两颗釦子,然后拉下拉链,两颗又圆又大的奶子蹦了出来。在场的每个男人都倒吸了一口气,不知道眼睛该放哪,却又移不开视线。只见女人一手由下而上捧著巨大的乳房,然后另一只手则摆出食指、中指合并的手势,从乳房的外侧开始依序旋转、按压,手指的力道看似不重,但那瞬间凹陷的雪白,完全展现出熟女才有的那种柔软。每个人都非常认真的“仔细听讲”

。“好,”

似乎是操作完一个环节,女人显得有些喘,才放下捧著自己乳房的手,又开始下指令:“现在请各位先生实际操作一下,如何按摩妻子的乳房。”

实际操作?李先生跟老赵神色扭曲的互看了一眼,才刚想抱怨,就看到坐在桌面上的吴护士轻解衣衫,一口气将锁骨处的拉链拉到肚脐眼儿的位置。细嫩的小手覆在衣边缓缓拉开,她脸颊酡红斜斜的侧头说道:“爸爸们……一人一边,注意手指的姿势及按压的范围,请练习吧……不过还请温柔点,别弄疼人家了唷……”

李先生不知道今天自己到底做了几次深呼吸,脑中还在思考要是真的动手摸下去会不会搞出什么不该搞的麻烦时,隔壁的老赵已经紧紧抓住两个奶了!“李、李先生!你不是新手,就让我来练习吧!”

老赵的狼爪紧紧抓握著吴护士白里透红的俏乳,又掐又捏花样百出,就是没见他照着示范按摩。“唔…这位爸爸不可以这样喔……要照教的……”

吴护士推开老赵的手,替他调整成应当使用的手势,又抓起愣在一旁的李先生的手,中指、食指并拢!按压!“嗯……对……两位爸爸都做的很好唷……啊……左边的爸爸请你轻点,不然您太太会痛的,知道吗?……对,旋转,每个部位都要按压到……啊嗯……请不要碰到乳头……”

会议室内大多是这样断断续续的娇吟在“指导校正”

,李先生虽然只有两根指头能碰到那许久未见的美乳,但眼前吴护士那朦胧娇媚的眼波流转,以及那娇喘似的“指导”

,又柔又软,他的裤裆感觉越来越紧,越来越硬。“咳!”

中间的女人又说话了,衣衫比刚才更为凌乱,巨乳上有着不知是哪位父亲留下的练习指痕。“乳腺通畅后,就是要哺乳了。”

说著,女人又动手捧起自己的胸。“哺乳时最常遇到的就是乳头凹陷的问题,乳头是婴儿最自然的奶嘴,请各位用中、食两指的指缝夹住乳头,在不会痛的程度,反复上下牵扯的动作。”

“护……护士小姐……是这样的吗?”

李先生迫不及待的捧起靠向自己这边的丰盈,故意用大拇指戳弄已经挺立的粉红蓓蕾,恨不得张口含进嘴里用尽所能的吸吮,所谓的最自然的奶嘴,相信这年轻小护士的口感觉绝对跟自家黄脸婆的不同。“啊嗯……讨厌啦,爸爸不可以坏坏唷,要这样才对……啊……好棒……对,就是这样……请左边的爸爸学学右边爸爸的方法喔……啊嗯…轻点……”

吴护士满脸娇羞,虽然身体摇晃闪躲,却不见她有任何排斥的反应或表情。刚才,只有两根手指头可以戳,现在,还是只有两只手指头可以捏;就像是美食当却只能看不能吃,比料理东西军选错了还悽惨,不管是李先生还是老赵,都觉得自己的兄弟已经快炸掉了!“可、可以发问吗?”

不知哪位有勇气的先生,一手依然覆蓋在责任护士的胸部上,另一手礼貌的举手发问。“可…可以……”

讲台间的教育课程似乎已经晋级,隔壁隔壁房的年轻爸爸毫不客气,又是按摩又是练习拉扯的,女人面色像是喝了酒那般酡红,呼吸急促却语调不变。“这位先生您要问什么?”

刚才举手的先生说:“我…我老婆生第一胎……要怎么做才能让婴儿喝奶?”

女人顺了顺气,两手推开那位正在努力练习的隔壁隔壁的年轻爸爸,手臂才刚伸直就豪迈的挺起胸,双乳也随之晃呀晃的,一手接着绕过年轻人的颈后,另一手在他肩膀上下压,示意他稍微坐回椅子上。“哺乳时……这位先生麻烦合作一下,嘴巴张开,”

年轻人未见犹豫马上仰首、张嘴,女人倾斜的身子就这样靠到脸侧,比起吴护士的乳首颜色更深的乳头就这样在凑到年轻人嘴边。“只要用乳头去摩擦婴儿的嘴唇,就会引发寻乳反应……啊……”

话才刚说出口,这年轻爸爸果真是好学生,举一反三、自动自发发挥的淋漓尽致,完全不用下指令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含住女人的乳头。“哦……对,就是这样……,”

女人正经的脸孔上露出些许愉悦的神情,虽然年轻爸爸含得紧,但从他脸颊的凹陷又突出的变化,可以想见那舌头动得有多快速、多灵活。“啊……记得……要从下往上含……呜嗯……这是重点……”

女人陶醉得搂住年轻父亲的头,整个压往柔嫩丰满的豪乳,诱人丰臀若有似无的摇晃着。其它爸爸们无暇欣赏此景,因为他们忙得很。“我、我们可以练习吗!?”

老赵又急着抢头香,不等吴护士回答就低头含住粉嫩娇小的乳头,不但用力吸吮自己这边的,还想伸手去揉捏李先生的教材。见苗头不对,李先生肩膀一撞,撞开了老赵正好空出一个狭窄但刚好的位置,他遵循指导由下而上的含上樱桃,舌头也由下而上轻佻扫过,接着他发挥身为人类的本能,双眼微瞇,舔吮得像是在吃什么好料。“喔啊……爸爸你……你们好棒……嗯嗯……还要,还要继续练习……”

众人完全浸淫在本能的世界,有不少人一边吸奶,一边就开始在教材上探索,当然老赵跟李先生也一样。老赵的动作又急又赶,吸的用力,咬的也用力,在吴护士的雪白粉嫩上留下不少红色的齿印;李先生不愧是两个孩子的爸,灵舌转动丝毫不受限制,吐纳间还不断地刺激著乳头上小小凸起的疙瘩。“呼……呼……护士小姐,接下来我们要学什么……”

见场中央的女人早已放下场控,李先生自个儿擡头望着眼前被肉欲淹没的吴护士。享受到一半突然被打断,吴护士的表情不是很好,但还是娇滴滴的回道:“嗯……这位爸爸的妻子是自然产吗?……啊啊……那个爸爸你等等啊,别这么用力,人家的奶子都快被你给玩坏了……”

根本不管护士小姐有没有在说话,老赵依然故我的搓揉着。李先生的妻子这胎是剖腹产,但,随他去吧!“所以呢?我接下来该怎么做?”

虽然嘴巴说着疑问句,李先生的手已经从白色斜纹布料的裙䙓下探入,一摸就是两种极具差异性的触感,滑嫩的大腿丝袜贴附着软嫩的肌肤,特别是丝袜边那弹性松紧的设计,挤得柔软的腿儿稍稍凸起,那个触感又嫩又滑,让人恨不得咬一口。

只见巧笑倩兮的吴护士双腿一缩,像是要准备蹲在桌上似的,接着纤腿在空气中划过,两只腿儿就开开得跨在身体两侧,裙䙓失去功能纠结在一块,双腿之间那块薄薄的布料合身服贴在看似肥嫩的肉办上,稍深的湿痕让那诱人的形状更为显著。

李先生跟老赵这下反而愣住了,老二硬得发痛,但现在除了吞咽不断分泌的唾液之外,脑子实在是无法思考。要顺从本能吗……?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 
友情链接